可可乐乐不爱说话

宅腐双修

【all叶】Survival Game

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悠悠堇:

        补档。


 


        ***


 


        最近新出的一款智能全息闯关游戏在互联网上引起了热议,正值夏休期,大部分都是游戏宅的职业选手也忙里偷闲购入了游戏眼镜。


        游戏的方式很简单,每位游戏玩家一旦经过虹膜认证之后便会生成独立的角色,而游戏的内容却会因为AI系统读取的个体不同的电波而产生变化,如果选择联机模式,则会截取数个个体之间电波频率相同的波段来合成游戏内容。


        游戏的初期说明非常暧昧模糊,不过没关系,反正全息是最大的卖点。


        方锐在群里喊了一声要联机的打一,立刻收到了很多清闲人士的回应。


        大家收到眼镜的时间都差不多,现在都还没正式进入过游戏,但是任何游戏联机都比单机要有趣是不变的真理。


        “老叶来不来?”有人问。


        方锐沉痛:“别提了,他已经英勇捐躯了。”


        “怎么说?”


        “他陪三位女同胞去逛街了。”


        “……”


        缄默。


        全群为叶修同志默哀了三秒钟。之后方锐快速建立联机点,把番号抛到群里然后再次戴上眼镜。


        一片模糊之后,方锐看到了游戏中的全景,荒凉的沙漠,连只史莱姆都没有,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布衣布鞋,很套路,很新手。


        然后他的面前出现了数个光点阵,群里回应他的那些人前前后后地抵达了沙漠,然后彼此嘲笑对方的布衣。


        “瞧你那寒碜样。”黄少天指着方锐捧腹。


        “你也磕碜得不得了。”方锐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毕竟是新手服,大家都一样嘛。”李轩出来打圆场。


        这个时候一个新的光阵出现,周泽楷从里面走出来。


        布衣布鞋,还是那么帅。


        李轩沉默: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会如此不同?


        “早。”周泽楷揉了揉头发,看上去很困。


        “早什么早。”黄少天冷笑,“都晚上六点了。”


        “在洛杉矶。”周泽楷简单交待背景,四处看了看,皱起眉头,“叶修呢?”


        “老叶跟老板她们出去了。”方锐说。


        周泽楷瞬间冷漠,之前在国外拍摄画报结束后已经很晚了,他刚准备休息,却在群里看到方锐等人的聊天,只捕捉到联机和叶修这两个关键信息,想都没想就直接登录,现在才反应过来他没有捕捉到正确信息。


        周泽楷面无表情:“我下了。”


        然后他就下了。


        身体逐渐变得半透明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愚蠢的旅人们,你们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踩在我的沙漠之上,是在找死吗?”


        众人一呆,周泽楷爆手速在读秒结束前取消下线操作。


        “老叶?”方锐目瞪口呆地看着上半身只穿了个小马甲还没系扣子的叶修,“你不是跟老板去逛街了吗?”


        “啊?”异域风情着装的叶修一边眉毛下压一边眉毛上挑,一脸听不懂的样子,这个时候,凭空浮现了文字。


        【根据对各位玩家的脑电波分析,匹配出最适合几位的闯关游戏——《别惹大魔王》,请玩家在各关卡内洁身自好,不要被魔王蛊惑,一旦被蛊惑成功则失去游戏资格,最终闯关成功者可获得稀有装备,祝游戏愉快。】


        全体默然地读完这段文字后,再齐齐看向正双手交叉抱臂一脸不耐烦的叶修,这时候圆体的气泡字很应景地在半空打上了Round One。


        “怎么说……”张佳乐组织着措辞,“也就是系统判定我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想要搞死叶修?”


        黄少天虚心求教:“你说的是哪方面的搞?”


        唐昊跃跃欲试:“也就是说跟传统的RPG一样把BOSS打爆就可以了吧。”


        “不是吧,刚才的介绍里没有说要打倒……”肖时钦说到一半,可是唐昊这时候已经冲了上去,根本不管身后的人在说些什么。


 



        Round One.  沙漠王


 



        虚拟叶修见唐昊朝自己冲来,非但没躲,反而微微一笑,伸手直接挡住了唐昊气劲强烈的拳头,稍微一用力一勾腿就把唐昊给摁到了地上,然后稳稳地骑在了唐昊的胯上。


        这位叶修你冷静一下,我觉得这个体位问题太大了。


        李轩觉得这一切要糟,他忍不住悲痛地闭眼别过了头。


        你闻,你闻到了吗,是血雨腥风的杀气,行家才闻得出来。


        唐昊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的第一关卡魔王,沙漠王叶修。游戏的触感真实率为百分之七十,他能感觉到身下粗砺的沙土,感觉不到疼痛,却能感觉到骑在自己身上的叶修的热量。


        唐昊想,不愧是沙漠,他热到都快烧起来了。


        叶修打量完毕,见唐昊神色迷茫,稍微笑了一下,俯身不知对唐昊说了些什么,唐昊的神色便更茫然了,然后愣愣地点了点头。


        “乖孩子。”叶修轻笑着在唐昊额上落下一吻。


        然后唐昊便跟沙漠王叶修一起透明度渐渐增强,最后消失不见。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0416受到沙漠王蛊惑,意志力薄弱,失去游戏资格。】


        沦为背景布的其他人还没从刚才沙漠王亲吻唐昊的冲击中反应过来。


        孙翔攥着周泽楷的手臂,结巴了好久才憋出一句完整的话:“你看到了吗,叶修刚才亲了唐昊……”


        周泽楷不悦地纠正:“那不是叶修,是游戏程序。”


        张佳乐望天:“为什么游戏程序硬是要安上叶修的脸。”


        黄少天很生气:“就是说!我要投诉!我的眼睛受到了强奸!我居然目睹老叶亲了除了我以外的男人!这一定是做梦……不对,我不可能做这种被NTR的噩梦……”


        就在黄少天抱着头中邪一般地喃喃自语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出现了变化。


        广阔而泛着热浪的沙漠消失不见,眼前幽暗下来,刚打算说话便呼出一连串气泡,一群比目鱼游过他们身边。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样子他们大概在水里,目测还是在深海。


        众人没有呼吸困难的反应,但是说话声经过水的阻隔变得失真,而且不凑近一点就听不见。


        这时候距离他们不远处紧闭的一个巨大蚌壳缓缓打开,两片宽大半透明的尾鳍迫不及待地从刚开启的小缝中钻出来。


 



        Round Two. 人鱼王


 



        巨蚌完全打开了。


        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内地,巨蚌中半卧着的是人鱼叶修。


        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留着长发。


        孙翔第一个皱紧了眉头:“头发这么长娘死了。”


        在水的作用力之下,叶修根本听不清孙翔说了什么,不过看他这表情就知道大概也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半卧在蚌壳内单手撑着脑袋的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动了动空闲着的那只手的食指,原本安逸地随着水波飘荡的类似海藻的植物就忽然疯狂地朝孙翔伸去,然后孙翔就被绑成了粽子,扔到了叶修的旁边。


        李轩表示这简直太不洁了:“说这游戏不是十八禁我都不信,这怎么还带捆绑的!”


        被捆绑的孙翔满脸通红地和半裸人鱼叶修近距离对视,叶修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孙翔梗着脖子,但略有底气不足:“我说你头发这么长,娘死了。”


        “哦,这样啊。”叶修一手撑头,一手卷着自己的长发玩儿,“没办法呀,规定是不能露点,毕竟我们这是全年龄向的游戏,但是我又不想像女性人鱼一样在胸前穿个罩就只能把头发留长了。”


        孙翔撇嘴:“男人露点又没什么。”


        叶修挑眉:“你想看的话也不是不行。”


        “什……”孙翔瞪大了眼睛,耳朵都烧红了。


        然后蚌壳缓缓落下,被五花大绑的孙翔跟人鱼叶修一起被关在了蚌壳里。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1202受到人鱼王蛊惑,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故失去游戏资格。】


        众人对水中浮现的消息沉默了几秒,张新杰首先开口:“原来这个游戏是这么玩的。”


        肖时钦接道:“也就是说各种长着叶修脸的NPC会对玩家进行煽动,只有拒绝NPC的煽动才算过关。”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不过现在看来只要牺牲掉一个人,剩下的所有人就都能通过这关。”


        张佳乐一抖:“这种说法听起来太冷酷了。”


        黄少天冷酷一笑:“我看下一个被牺牲的大概就是你了。”


        张佳乐反驳:“我看你才是巴不得牺牲,然后跟叶修乱搞。”


        黄少天不服:“你以为我会傻到被系统给蒙骗吗,那不是叶修,只是程序,我这么聪明又冷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上当。”


        谈话间,眼前的场景又发生了变化,由幽深的海底,变成了一间色彩明媚的小屋。


        “喂。”脆嫩的清亮声音传到众人耳内,大家四处看看,却没看到人。


        “这次的设定难道是幽灵?”李轩猜测。


        “说谁是幽灵呢?给我低头看看。”


         众人听话地低头,然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叶修。


 



        Round Three. 萌王


 



        “黄少天,把你的口水收一收。”


        张佳乐拽着黄少天的衣袖。


        “滚,你自己对着幼童流口水可不要污蔑我。”


        黄少天严肃地反驳,但是眼睛却没有从小叶修的身上移开一秒。


        看上去大概才七八岁左右的叶修,比起二十七岁的叶修,要讨喜多了。


        二十七岁的叶修讨喜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讨打,更让人生气的是打还打不过他。


        而七八岁的叶修就……就他妈很让人不冷静了。


        虽然不怎么喜欢小孩,但是面对着努力仰头看着他的小叶修,张新杰的表情微不可见地裂了一下。


        这样的小孩似乎可以接受。


        就在这个时候,小叶修不理神色各异的众人,径直牵住黄少天的手:“你留下来给我讲故事。”


        黄少天一呆,握住那只软软的小手:“这不行,我是来干正事的,你不要诱惑我,我会生气的,我是不会被诱惑的。就算你这么可爱也不行。”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0810受到萌王蛊惑,虽然看上去意志坚定,但是内心已经萌弯了,判定为失格。】


        失去游戏资格的黄少天大怒,一边变得透明,一边痛斥系统:“系统你这混账!给我滚出来解释清楚,我怎么就失格了!你这是污蔑!我保留上诉你的权利!但是你给我小心一点!”


        然后黄少天就消失了。


        张佳乐冷漠地看着前十分钟前还自称为聪明且冷酷的男人消失的方向。


        当眼前场景再次咻地一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的时候,幸存者们已经一点都不惊讶了,而这次的着陆点是一栋看上去就富丽堂皇的别墅,大厅更是金碧辉煌,坐在正中央的是衣着光鲜看上去人设很不对的贵族一般的叶修。



        似乎为了让他们更好地理解这个叶修的人设,叶修的头上出现了一行字——


        正在迪拜度假的石油大亨。


 



        Round Four. 石油王


 



        细腻剔透的指间夹着高脚杯,稍微摇晃一下,鲜红的液体也跟着晃动。


        “喂,你要不要留下来。”叶修问道。


        “我?”肖时钦见叶修直勾勾地看着他,有些诧异,“为什么是我?”


         叶修轻笑:“因为你有一种,贫穷的气质。”


        “而我,”叶修顿了一下,“很有钱。”



        空气仿佛都沉默了,流露出贫穷气质的肖时钦本人却显得游刃有余,镜片后的眼瞳中满含笑意,与石油王对视着。


        张佳乐冷笑一声,非常不屑:“你觉得肖时钦是那种会为区区粪财折腰的人吗?你也太不了解我们职业选手的操守了。肖时钦你赶紧快狠准地拒绝他,让他了解一下什么是理想与追求,什么是职业选手的正义。”


        “我觉得这个提案不错。”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架梁。


        “我也这么觉得。”张佳乐对肖时钦的识时务感到很欣慰,然后就见肖时钦朝淡然微笑着的石油王走了过去。


        “???”张佳乐表示懵逼。


        “我觉得你的提案很不错。”肖时钦走到石油王面前,半蹲下来,执起他放在膝盖上的手,在小指第二指节亲吻了一下,“你愿意包养我吗?”


        叶修从喉间发出了一声轻笑,把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高脚杯放到旁边的大理石桌上,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下肖时钦的脸颊。


        “所以说为什么要用老叶的脸。”张佳乐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虽然提醒了自己很多次这只是游戏程序,但是还是好生气。


        “这是职业选手的道德沦丧啊。”方锐一脸不忍再看的表情,“肖时钦居然是这样的肖时钦,我很失望,而且惆怅。”


        肖时钦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在完全消失前,他说:“我只是很好奇消失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是直接退出游戏,还是会触发新的剧情。那么我先走一步了。”


        “别解释了你个叛徒!”方锐怒。


        肖时钦微微一笑,把叶修一把搂坐到自己腿上,然后消失了。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0623未受到石油王蛊惑,主动触发新剧情,开启隐藏任务,进入副本地图。】


        “???”方锐看了眼张佳乐。


        “???”张佳乐看了眼方锐。


        然后两人齐齐看向表情未变的张新杰。


        “你给分析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张佳乐凑过去问。


        “不知道。”张新杰面无表情,语气平淡。


        “……哦。”张佳乐选择闭嘴。


        “他一定生气了。”方锐小声跟张佳乐咬耳朵。


        “按我这两年对他的了解,肯定是的。”张佳乐小声回道。


        “他被肖时钦将了一军,心里郁闷极了。”方锐幸灾乐祸。


        “你难道不郁闷?”张佳乐斜眼看他。


        方锐一时噎住,望天:“郁闷极了。”


        “这都是因为他们的意志力太过于薄弱,不像我们如此刚正不阿,”方锐郁闷过后义正言辞,“现在还健在的朋友们都是壮士啊,我们现在可是有了过命的交情。”


        方锐一脸真诚地伸出手,然而没人跟他握手,很尴尬。


        “太没有同事爱了。”方锐也不生气,看了一直站在一边安静的周泽楷,又加了一句,“还没有同期爱。”


        周泽楷看了方锐一眼,没说话,他看上去很困,而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感觉上相当阴郁。


        方锐觉得现在的周泽楷还是不惹为妙,转头跟张佳乐唠嗑去了。


        反正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场景自动切换而已。


        “我说这系统也太恶劣了,怎么能每个BOSS都用老叶的脸呢。害我感觉一天之内被NTR了不知道多少次。”方锐沉痛地拍着张佳乐的肩膀。


        “很有必要去官网上投诉一下。”张佳乐难得赞同方锐的观点。


        谈话间场景发生了变化,视野所及是广袤的西部土地,一眼望去无边无际,也没有人烟。


        按这游戏的尿性,反正等会儿肯定会有一个长得跟叶修一毛一样的BOSS屁颠屁颠地出现,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某个倒霉鬼给勾走。


        果然,没过多久,从北边扬起尘土,哒哒的马蹄声不断接近,来人原先是一个小点,不断接近直到完全袒露在众人面前,这次也是个长得和叶修别无二致的家伙。


        他戴着牛仔帽,穿着长风衣,衣襟敞开着露出深色的背心,黑色军靴,短皮裤,中间露出的一截白得过分的腿部皮肤。


        正在喷气的黑马看上去有点凶恶,叶修顺了顺它的鬃毛,然后轻巧地踩着马镫,翻身下马。


        下马的时候风衣下摆扬起,露出在皮裤包裹下更暧昧挺翘的臀部线条。


        方锐下意识地捂住鼻子,眼睛使劲眨:“这游戏有截图功能吗?啊?有没有?”


        系统消息:【没有。但是美好的风景就算不被印刷成片也一定会留在您的心底,祝游戏愉快❤】


        “谁要你在这边文艺小清新了?”方锐不满,“还有那颗爱心是什么玩意儿,讨厌,恶心,呸。”


        系统消息:【呵呵。】


        严重警告:【系统不想跟玩家编号1120说话,并且把玩家编号1120踢出了游戏。】


        “……”


        原本方锐站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剩下的人这才发现这游戏的系统真的好任性的。


        而这些在此刻都变得不重要了。


        叶修正朝他们走来,皮裤与军靴之间裸露的大腿上绑着一个枪套,插着一把沙漠之鹰。


        他径直走到周泽楷面前,轻轻扯住周泽楷的领带,顺便缠在右手食指绕了两圈,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近,他凑在周泽楷颈边嗅了嗅:“嗯,同类的气味。”


        周泽楷看到叶修眼中水洗过一般闪亮的黑色。


 


        Round Five. 西部枪王


 


        “要一起吗?”这个世界的枪王感觉到周泽楷的手正顺着他的大腿根摸到枪套,他没有反抗,即使周泽楷抽出了他的沙漠之鹰。
        周泽楷捏着那把被叶修的体温捂到有些温热的枪,枪老老实实地上了保险,周泽楷把它抵在叶修的臀缝间,轻声说:“一起走吧。”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1124受到西部枪王蛊惑,现已与枪王一起前往极乐净土,已失去游戏资格,勿念。】


        留下来的三个人表情各异,李轩在这一连串的异变之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一直维持着“=口=”的表情,面部都僵硬了。


        “接下来怎么办。”张佳乐问张新杰,“只剩三个人了。”


        张新杰淡淡地扫了李轩一眼:“继续下去。”


        说是继续下去,但是按这一关卡死一个的势头,最多也只能撑三轮。


        张佳乐还打算说什么,下一秒,众人忽然感觉到了陡峭的颠簸,李轩同志一脸痛苦地捂住了嘴。


        他们乘上了一艘巨大的帆船,在风浪中航行。


        “我去。”李轩脸色铁青地扶着桅杆,“为什么晕船的感觉这么逼真,这游戏的经费到底都用到哪里去了……呕……”


        “你们是冒险者?”不断有海浪拍打的甲板上,有一个人稳稳地走了过来,眼罩遮住左眼,腰间佩剑,一身船长的打扮,一张叶修的脸。


 


        Round Six. 航海王


 


        船舱内,船长大人的卧室里,一脸死相的李轩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张佳乐心里默默吐槽叶修那副中二气息爆表的打扮,顺便想象了一下当叶修知道他本人在全息游戏里被设定成各种羞耻极了的角色后的表情,噗哧就笑了。


        原本正在品茶的船长叶修手指一僵,微微眯起了眼。


        张佳乐察觉到叶修的视线,赶紧收敛表情,清了清嗓子:“那个……我怎么了吗?”


        “没什么。”叶修恢复如常,“不过你笑得挺帅,还有点小俏皮,不错。”


        “……”啊?刚才那是什么?


        张佳乐后知后觉地觉得脸有点热,嗯嗯啊啊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疑似周泽楷附体。


        叶修优雅地站起来,一手撑在张佳乐的椅背,另一只手轻巧地捏住张佳乐的下巴:


        “怎么样,想不想成为航海王的男人?”


        不得不说,虽然这句台词很老套,Neta也很俗,但是,如果是被这样的叶修说出来的话,反正张佳乐是趟不牢的。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0224受到航海王蛊惑,成为航海王的男人,失去游戏资格。】


        意识不清的李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突然从柔软的天鹅绒床铺上跌落到了石板街道。


        “怎……怎么了?”李轩迷茫地四处看了看,结果发现只剩下他和张新杰二人。


        “……张佳乐呢?”李轩迟疑地问道。


        张新杰给他一个“自己去想”的眼神。


        “我说,那什么……”李轩心想张新杰之所以能面不改色地留到最后,大概是因为跟自己一样对叶修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有非常耿直的感情,一时间十分感动,深觉寻找到了战友,但是这游戏只能有一个人通关,想了想,李轩觉得自己大概是玩不过玩战术的张新杰的,这个时候还是直接退让,顺便可以建立革命友情。


        于是李轩用诚恳的态度说道:“张副队,是这样的。”


        “你说。”


        “我能留到现在已经挺不容易了,要不等会儿我直接认输跟接下来出现的叶神一起消失,就算你赢?”多真诚,多耿直啊,李轩觉得自己正气凛然。


        而张新杰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扫了他一眼,淡然道:“我留到现在是因为,留到最后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叶修。”


        “……”


        “多谢你的好意。现在到了休息时间,我先走一步了。”


        说着,张新杰朝窄巷尽头那个若隐若现的人影走去。


        李轩呆立原地。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0111……失去游戏资格。】


        系统消息:【玩家编号0513闯关成功,获得稀有装备,请自行查看。】


 


 


        李轩赢了。


        但是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什么都没做,就赢了呢。


        后来,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他妈根本不是什么闯关游戏,而是一个血淋淋的生存游戏。


        一个只有直男才能活下来的游戏。



 


 


        - end -


 

评论

热度(2706)

  1. 黎殷木乃伊耀 转载了此文字
  2. 醉沙场【哔——】 转载了此文字